慕墨泉

愿你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All齐向】灾难满咲的律师事务所

如题所示,all齐向律师paro设定 人物都是20+的社会人 就突然很想看当律师的楠雄,感觉超性感超帅超想%^$#*($!# 咳…总之我这脑子也写不出什么像样的案子 大家就凑合看看…有点致敬李狗嗨和逆转?只要不抹黑就可以(瘫
虽然我语言组织能力还是希望大家能明白我在说啥的…如果能看得开心那就更好了 以上能接受的就请继续阅读吧w

伪宿敌设定:检察官 旬江柊羽(persuation的日语反过来…)

主要人物:
齐木楠雄 鸟束零太 相卜命 明智透真
鸟束也是律师小命也是律师然而这家事务所基本都是靠楠雄撑着(原因显而易见

齐木楠雄是个律师 现在隶属于psychiker’s事务所
他的胜率很一般 不是全胜 但是所有人得到的判决都是最正当的
齐木:毕竟这样才最不会暴露我也不会让我良心上过不去

鸟束只接来自女性的委托 为此被坑了不少次 胜率更是emmmm……
鸟束:哈?!我才不要接臭男人的委托呢!
齐木:问题是脑子正常的女性也不会找你来辩护吧
不过实在输到快丢了饭碗的时候会接凶杀案来保命,毕竟能从幽灵情报网知道谁是真凶
齐木:威胁到事务所声誉的人一律死刑(亮手刀
鸟束:等等啊师傅?!这条怎么看都是只针对我一个人的吧?!

小命仗着自己能预知只接能胜诉的案子 但是在楠雄的威逼利诱之下在胜率快要超神的时候会连败
小命:要不是楠雄我还能胜诉的…
齐木:你能不能低调点

事务所的幻之第四人(不是) 明智透真 虽然不在这个事务所工作,但是也算是这事务所的救世主 然而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很微妙 尤其是小命和鸟束 楠雄主要是嫌他贫
齐木:每次他一站上证人台我都有一种辩护人不是我的感觉

燃堂是矢张一样的存在…
齐木:……你怎么又让人栽赃了
燃堂:哦?我只是看这个大叔背上插着刀倒在地上就帮他拔出来了
齐木:………算了就让他有罪吧 毕竟无知确实是罪

法庭之中仿佛充斥着可燃气体,连旁听席的听众都不敢出一口大气,生怕引爆这剑拔弩张的庭审。这时,检察官将手里的材料甩到了桌面上,这本来不大的声响却惊动了所有人的心。“……太不像话了。”他双手撑在桌面上,怒视着对面那位依旧波澜不惊的粉发律师,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语句。“你是说,这名被告人跑进被害人家里,看到这骇人的一幕之后第一反应是把他身上的刀拔出来?这就是凶器上附着着他指纹的原因?!”他顾不上形象直直地指着坐在被告人位置上的傻大个,看来光是说还不足以表达他心中的凌乱。“哦?我只是看他背上插着刀感觉很危险就帮他拔出来了啊。说起来这儿人真多啊,那坐在中间的老头儿怎么看起来不太开心呢,老爷子得开心点才能长寿啊,哦。”……你看,这个笨蛋都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什么境地呢,你觉得这样的白痴可能去杀人么。

齐木暗暗叹了口气,平复了一下一瞬想要放弃辩护的自己的心,推了推鼻梁上绿色的镜片平静地直视着有些气急败坏的旬江佟羽检察官开口——但也只是开口——道:“相信我,我十分理解您的心情,但事实确实如此,他所做的只是进入被害人的家中将凶器从其背后取出,如果一定要说这位被告人有罪的话,那他的罪名也只是无知,而不是谋杀。”“你以为这种幼稚的说辞能在法庭上说通么?被害人曾多次坑蒙拐骗这名被告人,诈取金额数万元,今天被告人就是为了去威吓—失礼,是去向被害人讨债,然而进了被害人家后不久就双手沾满鲜血,冲上街道拉住路人大喊叫急救车…”检方轻轻摇摇头,“无论是从逻辑上还是从客观证据上来说,他的罪行都是无可非议的。”

齐木并没有打断他的陈述,其实在刚刚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他也是想拒绝的,因为负责这个案件的是旬江检察官,他经手的案件之中就没有被告人能免于被定罪,赢了他的话会很显眼。而且…被告人就是他的高中同学,燃堂力。实在是太麻烦了……今天明明是败诉天的,胜了的话我的个人胜率就有点突出了。

基于以上的种种因素,齐木接下了这件案子。

……算了,就当是为事务所做个宣传吧,毕竟还有个人渣一直在拉低事务所的胜率。而且…这桩命案也确实不是他做的,最开始偷偷碰了下凶器我就立刻知道了真凶是谁,不只是凶手,还有作案过程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像小电影一般从眼前掠过,现在简直有种在玩不能快进的《xx裁判》的心情。“辩护律师?如果没有反论的话我就要下达判决书了?请问你还有没有要反驳的?”法官的小木槌看起来已经要迫不及待落下来了呢,这可不是核桃啊法官你不用那么跃跃欲试的。

啧…说起来他怎么这么慢…虽说拜托他不是我本愿,但是以他的能力不该这么慢的啊,再不来我都没法延长这一边倒的审理了。齐木皱了皱眉头,他虽然不介意等待,但是在审理之中分秒必争,尤其是今天这一场。

旬江看着沉默不语的齐木稍稍冷静下来一些,然后心中开始嘀咕起来。真是的…这种真相显而易见的案件居然还坚持无罪,这个姓齐木的律师到底在想什么呢,要是我的话就主张过失杀人罪减轻刑罚了,嘛…反正有疑点的证物只有那份指纹报告书…不说出来谁也不会去在乎这份可有可无的证物的。

原本默默听着检方主张的齐木此时微微挑眉,绿色的镜片都闪烁着冷清的光。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面向法官提出了请求:“法官大人,我想以一号证据品…也就是本案的凶器向检方提出讯问。”“许可。”“十分感谢。”齐木推了推眼镜,从证物堆中拎出了一个塑胶袋,里面装的是尖端沾着暗红色血迹的匕首。“检方断定被告人有罪的根本证据是这把附着了被告人指纹的凶器,然而从证据品的样子来看并不能明显看到指纹,我请求检方提供更清晰的指纹资料。”“反对!这份证物的警方附属说明已经能证明指纹属于被告人,更进一步对证物进行论证只是在浪费审理的时间。”被突然刺中纰漏的旬江检察官吃了一惊,虽然他试图挣扎着避免走上未知的审判走向,然而这只是徒劳,齐木楠雄并不会放过这个突破口。

“反对,我认为仅凭这一份证物不足以说明现场的情况,这是关乎我委托人声誉和清白的问题,我认为有必要对任何一份证物进行充分的审理。”“反对有效,请检方提供更加详细的指纹解析。”终于,法官的决断还是让齐木暗暗在心中叫了声好,随后停止了对法官脑内持续循环“公平公正以人为本”的声音。“……我明白了。”检察官顿了顿,从资料的小山之中抽出了一张纸。这是将粘在匕首柄上的指纹显型出来的图片。看到这张图之后,齐木紧闭的嘴角才终于上扬了一些。什么嘛…这才终于有了点xx裁判的味道吗。

这时,胸前的口袋里传来一阵震动,是信息。不过他没有打开,因为他知道,这是那个人带来的捷报。哎呀哎呀…默不作声都快让人家打到家里来了,终于能开始反击了么。齐木紧了紧领带,缓缓走出座位,直视着旬江检察官,一步一步向他靠近,最终停在了法庭的正中央。什…什么嘛…怎么了…?怎么好像感觉都不一样了…这种莫名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旬江检察官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好了…”齐木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就让我开始正式的讯问吧。”

TBC

踩着生日的尾巴发上来!!请大家就当这是一篇贺文吧我真的尽力了Orz

夜风(废文 最近矫情得很 大家请当无事发生)

    书页上宁静的文字无法将她的心境冰镇下来,再看下去也只是将文字填鸭进自己乱麻一样的头脑中,毫无营养可言。她皱了皱眉头,索性轻轻将书本合上,又关上了屋里的灯,戴上耳机,抓着手机走到了阳台。耳机中流淌着熟悉的旋律,虽不能让她的心绪马上好转,但也起到了一丝缓和作用。她打开了窗,将上半身探了出去。时至初春,但是夜风依旧裹挟着些许凉意,她有些贪婪地呼吸着带有城市味道的空气,然后又深深地吐出,仿佛要将心中浑浊杂乱的心绪一同丢掉一般。

     她从未经历过一段完整的情感。但这从未烦扰到她。如果说现在她有烦扰的事的话,那大概,是在思考这样的自己究竟有没有资格对他人的感情之事指手画脚吧。

     今夜和以往的夜一样,夜空之中并没有几颗星辰,虽然以往她并没有半夜跑到阳台看星星的雅兴。

     城还是那座城,即使是深夜也仍然灯火通明,虽不至于亮如白昼,至少目之所及都没有完全被黑暗湮灭的地段。

    ……但是,谁又不知夜的危险。

    她轻轻叹了口气,缩回了趴在窗口的身体。

    对于吹夜风来说,她的衣着有些许单薄。

    仔细锁好窗户之后,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卸下全身的力量任凭自己摔进床垫里。耳机中的旋律依旧流动,偶然侧耳听到的歌词,不时恰巧能道出她的一二心绪。

    知其一,知其二,却不见全貌。

    她呆呆地盯着黑漆漆天花板出神,大脑之中却仿佛一片白花花的平原。

    “……要是她那里能看到美丽的星空就好了呢。”

    她眨眨眼,忘却了自己究竟有没有让这句话溜出嘴角。

    庸人常自扰,夜深自无眠。

     ——一夜,未眠,不眠,无眠。

Requiem

有人影站在我的床前
那是黑色的 瘦长的人影 它没有头颅 没有腿脚 也没有手臂 它也没有身躯 支撑它立在我床前的只是一只衣架
嗯?你说这不是人影 只是我的大衣在黑夜之中的阴影?
也许是这样吧
但是谁规定了人影就一定是人所拥有的影子呢

世上有太多的非人之物拥有“人影”
然而真正的人类 却不一定了
有些人 没有人影 却像人一样行走于人世
有些物 拥有人影 却像物一样隐匿于人世
身处人声鼎沸的街道上
你有自信分辨出哪些是人 哪些是非人之物么?

如若不能 恭喜你 你我都只是迷惘的探路者
如若可以
那么
我向您发问
站在我床前的
究竟是人?还是非人之物?抑或是——
我所服下的药物使我产生的幻觉?

黑色的瘦长人影
如果您是来领取我的灵魂的死神
那么请容我先向您致歉
也许您见过无数向您微笑的 即将消逝的生命之火
我大概
是他们之中笑得最为廉价的吧

Farewell my love.
Farewell my live.
Farewell.The world that I love so much never loved me.
There's no heaven for me.
We shall never meet again.

夜幕上的星辰不会因我而失去一点光亮
人声依旧鼎沸
不知名的远方
火星灭却了光热
没有余烟 没有味道
就好像从未燃起一样
无声无息
无影无踪

啊啊——
我好像
终于看到了
温暖的 耀眼的白光
这是我在世时
从未体会过的愉悦与感动
我终于
从名为我的牢笼之中
——永远的解脱了

我有毒 我中毒颇深 少爷玩废话革命的时候说了一句 以后我要是再玩csgo也还这么蹦跶着走就出事了 这是在给我一个盼头嘛?!这是在给我一个盼头吧!请一定要再回归csgo啊QAQ有个辣鸡K现在一直在玩csgo 你们可以一起套路一起毒瘤啊QAQ我真的好怀念你们一起玩耍的时候啊QAQ

万岁 黑哥这么喜欢2B 我也超喜欢2B啊 妹子简直是理想型 早早把头像设成了2B的我开心到炸裂 好想入四公主迎娶2B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是不是让大家久等了的211粗略总结,长截图lof总是糊…所以多截了几次…大概是因为我太蠢不知道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吧_(:_」∠)_如果有更好的意见请戳我TAT
咳咳…然后这次也只是总结了一些我认为比较重要的地方,有很多搞笑的地方我没有翻,还请大家耐心等待熟肉自己去体会笑点w

新的生肉210内容总结…不行这一话剧情实在是太劲爆了简直是核弹!!!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就决定报社给大家看…说好的搞笑漫画呢!!!我现在只想呼唤空助!!
新转来的转校生名叫明智透真,原名明日视透真,现在跟了母姓,是一个极度的话痨(这一话因为他的出现字数几乎能达到一篇小说的标准,虽然全都是废话)。话痨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有一说一,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基本上就是高配版燃堂…
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能看穿一切事物本质的超能力者(能力设定像文豪野犬里的乱步)。十年前和楠雄是同一所小学,并在那时怀疑认证了楠雄的超能力者身份,随后楠雄从原小学转走(大概也是因为他的存在)。现在他转入了PK学院(这是巧合,他自己还说在这里遇到楠雄吓了他一跳),在食堂里通过各种细小细节瞬间推理并说出了亚莲的原小混混身份之后,马上就转头又揭露了楠雄的超能力者身份。(虽然他这里用的是疑问句,但是他本人基本上是十分肯定的)
这个人因为十年前目睹过楠雄的某一件特别让他印象深刻的场面(当时楠雄在和一群小朋友们玩耍,可能是用了什么超能力,我只想到了由于给小朋友疗伤而把世界改变成“轻伤是很容易好的”的设定的那一次)所以一直对楠雄念念不忘,现在对楠雄的称呼还是“楠雄君”。
关于楠雄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想起来这个人,这个地方我有点拿不准…就是楠雄对突然涌入头脑的记忆是这么描述的:…刚才的影像是怎么回事…是他的记忆涌进来了么?还是说……
我不想想太深…这个记忆是被楠雄自己给封印了还是说有明智有记忆操纵的能力…当然这是我乱说的!!乱!!说!!的!!我不能再想了不然这一周都过不好了TAT
由于我太过动摇…有可能看漏什么地方…有错误欢迎来和我探讨!!!我真希望我看的都是错的!!!!楠雄这次真的遇到对手了QAQ!明智你一定要是迷弟一定要是迷弟一定要是迷弟……………

人类研究员的灾难(兄弟向)

■私设黑化(伪?)兄弟,都是研究员,注意避雷
■会涉及一些人体实验,也许会引起不适,注意避雷
■人体实验什么的都是学疏才浅的本人瞎编乱造的,请细节帝学霸霸们轻拍
■文本身大概不虐就是流水帐而已(大概)
以上均能接受的请继续向下翻w

        我的名字叫齐木楠雄,是一名超能力者,同时也出于兴趣在做一名人类研究员。我对人类这种生物本来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愚蠢,自负,脆弱…实在是搞不懂神为什么要创造这样的生物。然而…就是这样的人类,也给了我很多惊喜。比如在遇到突发状况时,人类会爆发出平时无法想象的能力。人类的潜意识之海也让我很感兴趣,举个例子来说,不论文化地域,神话都会有那么一两个相似的设定。有些研究已经考虑到了人类共有一部分潜意识。云云,人类还有很多我没有理解的奥秘,而我,就是以发掘这些奥秘为生的研究员。
        我拿起了昨天写好的实验报告,之前一周对痛觉进行了调查…人对疼痛的忍耐度虽然高低不等,但是到了一定数值都会直接导致失去知觉甚至死亡…唔,实验体有几个已经坏掉了啊…嘛算了,待会过去复原一下吧,还好受损的只是肉体,要是精神彻底崩溃的话就没法再用了,不过看样子也就再撑个两三天吧…啧,到时候又要去物色新的样本了,每次这个时候都很麻烦啊。
       我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重振精神,在转椅上微微伸了个懒腰。烦心事先放一边,今天人类又能带给我怎样的惊喜呢…呵,有些期待了。这么想着,我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弧度。
        总之先把我那变态助手预先写好的实验设计看一遍吧,也不知道这魂淡又出了什么馊主意。

××年○○月□□日
实验目的:测试肾上腺素对身体爆发力的影响
实验对象:青年男性三至五名 中年男性三名
实验原理:激发每人心灵最深处的恐惧,提高肾上腺素的分泌,模拟极限状态中的应激反应
实验过程:读心 变身/催眠 追击 观察

        哈…这过程写着真是轻松加愉快啊,做起来累的可是我啊。我面无表情的放下了报告书,叹了口气,将转椅转向了研究室的门口。肾上腺素么…嘛也好,正好我也比较好奇,姑且听他的吧。
        嗯?啊,说起来我还没介绍我那个变态助手呢,不过,他除了是我的助手之外,还是我可憎的哥哥。不要觉得我用词奇怪,他就是可憎的。
       “啊咧?小楠雄要去做实验了么?看来你看到我的提议了啊,啊哈哈~不过我也是故意让你看到的啦~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吧?”研究室的自动门唰的打开,带着满面笑容的空助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走了进来。
        唉…本来想在他回来之前先去的,不过…“啊对了,给你带了咖啡果冻哦~吃了再去做实验吧!你不也是在等这个嘛。”………没办法,咖啡果冻是无罪的,吃了再去好了。我放下了手中的报告书,用念力将他塑料袋中的咖啡果冻和勺子取了过来,转回桌子前开始享受甜点时光。
        “趁你休息我来看看前几天的实验成果好了…”空助晃到了桌子旁边,捻起几页报告书开始认真地读了起来。我一边吃着果冻一边庆幸还好这货戴着心电感应屏蔽器,不然我的甜点时光就要被他脑中污七八糟的想法给糟蹋了。“唔…没有了头还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啊…”「你都屏蔽了心电感应就不要说出来了啊。」“哦,原来眼球被扎是这种反应啊,头一次知道呢…”「想让我把你的声带揪下来么。」“嘿~人类也蛮有意思的嘛。”「你也是人类啊。」“对了楠雄,”「又想干嘛,再继续实验过程的话题我真的会废了你的声带哦。」“刚才我去监控室看了一圈,实验对象里好像有盘算着越狱的人哦?也真亏他能徒手刨开地板啊…怎么办到的…单间的地板可都是合金的啊…”「白痴,怎么可能是徒手的,必然是借助了工具啊。」我一边白了这蠢货一眼,一边缓缓地将最后一口咖啡果冻放入口中,带着不舍舔了舔嘴角残留的牛奶。「放心吧情况都在控制之中,我对那个人有别的计划。」品鉴完了咖啡果冻,我便从转椅上站了起来,然后一抬眼就发现空助半笑不笑地看着我,眼神之中带着让我很不舒服的情绪。我烦躁地皱了皱眉头。
        「干嘛,这么看着我。」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楠雄你快点去吧!我等着你的实验报告来做研究呢!”他瞬间变脸,洋溢着一副阳光好少年的笑容。「……好恶心。」
        我冷漠地扫了他一眼,便套好白大褂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研究室。
        “…只是我再次体会到了…”空助向后靠在桌上,轻笑了一声,“楠雄你,真的是个怪物呢。”
        我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外,无奈的叹了口气。所以我才说这是可憎的哥哥啊,明知道我能听见,还在说这种众人皆知的大实话,真不明白究竟有什么意义。而且…
        我大步流星的走向实验对象的单间。
        要说怪物的话,你我都一样啊。

【P站译文】防止世界崩坏的唯一手段

P站小说翻译,已得到原文作者及插画作者的授权,禁止转载或发布到其他平台,由于作者不允许发到P站以外的其他平台,所以我就把翻译好的作品链接放在这里,欢迎大家前去阅读 收藏 打分w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160468&from_sid=1870257047

作者大大十分的亲切,文力也很高,偶尔也产图;插图的太太也很亲切,图也很养眼,欢迎大家前去围观w

这篇文写的是空助和楠雄之间的小故事。是作者在去年空助生日时写的文。

预祝大家食用愉快w

如果有对翻译成品有什么建议,或者发生了什么尴尬的不和谐的情况可以随时私敲我。我会尽快作出改正或者解决。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w
动画化之后才后知后觉入了坑,买了小说版不够还想把18本原版单行本全抱回家…这么让我动心的角色上一个还是R叔呢_(:_」∠)_

深夜再矫情几句///////










也许就像海藤说的那样,就是因为你,才能让我结识了这么多的朋友,说着无法理解常人感情的你一次次被朋友们感动,说着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却无数次在朋友们甚至全人类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你的日常,写作灾难,读作温柔。你是超能力者,你也同样是一个人,爱吃甜食,书不离手,会晕船,会怕虫子,会被伤害,会被感动。你的朋友们名字之中都带有你的一种能力,全部聚在一起才组成了完整的你。希望这些珍贵的羁绊能够伴你一直走下去…总之,生日快乐,齐木君w
君のことが大好きだよ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