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墨泉

愿你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如果爱他 就请多来看看直播吧

终于还是觉得忍不住了,想要说几句。
黑哥B站上传的最新视频里被打上了不务正业的tag,说实话看着挺寒心的,虽然有些人可能是觉得这是种调侃无伤大雅,但是我就是觉得很寒心。
首先,纯黑是一名攻略制作者没错,但与此同时他也是一名游戏主播,直播就是他的正业之一。其次,说句不好听的,大部分来看纯黑视频的都是白嫖,没有买游戏,也更没有途经从经济上支援纯黑,虽说可以B站充电,优酷看看广告或者别的什么,但是这肯定不能维持一个正常人的正常生活对吧,所以你们以为黑哥的游戏钱从何而来,支持录视频的设备装备从何而来,他制作出质量这么上乘的攻略的时间和心血从何而来,难道真要靠爱发电??
醒醒吧各位粉丝们,纯黑他也是人,虽然他不怎么说,但是他所面临的危机是确实的。今天的直播里我觉得黑哥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他从来都不怎么把自己的难处说给观众听,他不好意思和粉丝要求些什么,这次也是。好不容易在视频里打了直播的广告,结果却因为意外导致直播断开 直播间里的观众流失,他真的急,这真真是他的命根子,没有了观众他也没法生活,也没钱去买游戏,更不用提让他熬夜爆肝去做攻略了,连这一切的前提都没有了,又何来你们口中的帅气攻略黑?
攻略里的他一骑当千,无人可敌,可说是无冕之王,但是在现实里,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也需要钱来生活。而钱的来源,就是直播。大部分观众可能还是学生党没法经济支持,但是也就像他简介里说的,来看他的直播就是对他最大的支持。
直播不像攻略,一切都是没有剧本的,更能发现一个人的闪光点,他也许时而犯蠢时而调皮,但这更能让我们鲜活地感受到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着鲜活情绪的人,不是么?他真的很可人喜爱的。
所以,这么优秀的主播,不来关注一波,来看看他么?
www.zhanqi.tv/666666
骑士团欢迎你的加入

齐灾新一话观后产物 含剧透 慎点

机器人的好处就是绝对不可能忤逆
“楠雄,说句我爱你给我听。”空助的声音中带着自己都难以察觉的颤抖,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
“…我爱你。”
他抱住了楠雄。“再说一遍。”他在楠雄的耳际低语
“我爱你。”楠雄的声线中不含一丝情感,然而这和他记忆中的楠雄如出一辙。这样就足够了。
“……楠雄。你永远都是我的楠雄。对么。”
“是的。”
“……很好。”
空助放开了楠雄。

这样就足够了。

一只猫的故事(七夕特辑)

姑娘在说自己其实喜欢狗之后 猫有些恍神 加之姑娘说话的音量不大 被狗有些聒噪的叫声给扰了

但姑娘的下一句话是

可你是我最喜欢的猫呀

姑娘没对猫提起过 她是怕猫的 小学的时候她将自己的零食分给一只野猫 却不想被其挠伤 险些毁了容
从那之后姑娘再也没有接近过猫

直到遇见了它

不知为何 她没有害怕它弯钩般的爪子 匕首般的尖牙 她只看到了它柔软粉嫩的肉垫 和蓬松毛茸的肚皮
还有它 在阳光下仿佛鎏金一般的眼眸

家中的开销赫然多了一项猫罐头 本就不宽裕的存款现在变得更加紧张了 不过姑娘甘之如饴 她还将自己爱用的对碗分了猫一只 当作它的食盆

是呀 她虽然喜欢狗 但是她也喜欢它 她最爱的猫

——————

哦 忘了说了 其实猫一点也不喜欢人类 不如说还很厌恶
它的朋友曾经被人类的孩子下药毒死

猫不喜欢人类 它只喜欢那个姑娘

虽然 如果你当面问它 它只会把眼睛闭上 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然而仔细听 你能听到它隐隐的呼噜声

一只猫的故事

小巷里有一只猫 没人知道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它无牵无挂 自在潇洒 不时从人类屋檐上散步 还会冷眼嘲笑着被人类圈养的同类 然而这样一只猫 有一天休息的时候被一位附近的姑娘发现了 这姑娘平时会给它带些零食 它只是远远的注视着她
而今它近距离看着她 哎呀 这人类眼睛还蛮好看的 不招人讨厌
于是它任凭姑娘将它抱回了家 没办法 就当是陪她玩一阵子吧 过两天我腻了 就从这的窗户跳出去 她家的窗户不高 一跃就跃出去了 它这么想着 勉强在她的小屋里住下了 左瞅瞅右望望 挑了一个能晒到阳光的角落里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本以为只是暂时的停留 一天 两天 忽地变成了一个月 两个月 它逐渐习惯了姑娘抚摸它时那指尖的温度 习惯了她每天对她亲切的问候 习惯了在姑娘失意的时候悄声蹭着她的小腿 等着她把自己抱起来 不管点点泪花沾湿了它引以为傲的毛皮 啧 虽然不喜欢湿漉漉的感觉 但是这个时候就由她去吧 人类都很脆弱的 它这样想 也不知是为谁辩解给谁听

某天 它有些得意忘形 扑抓蛾子的时候不小心把姑娘的墨水瓶打翻 弄花了她呕心沥血三天才画出来的原稿
姑娘罕见的对它发了脾气 她可以允许这只猫随心所欲 但也有底线 猫从她的反应中知晓了这一点
不知是不是被温吞的日常磨平了性子 或者是它明白了自己的顽劣 它愧疚地低下了头 低低的喵了几声 垂下尾巴绕着她转了几圈就默默地踱到屋子的角落里 看着姑娘伏在桌面上重新工作 不再吭声

第二天 姑娘却像往常一样给它买了罐头 猫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尾巴却已经开始诚实地翘了起来
下次再这样 以后可就没有罐头了
姑娘嗔怪的语气却让它觉得感动 它抬起头 盯着姑娘好看的眼睛郑重地喵了一声 然后头也不抬地开始享用着属于它的罐头 暗暗在心中标记了家里不能再踏足的几个位置

最近 姑娘的行动有些变化了 以前它凑过去蹭蹭她的小腿 一定会得到一个温暖的抱抱 现在凑过去了 会被姑娘有些本能地躲开 每天姑娘热情的招呼也只演变成了在自己脑门上匆匆地一撸 回家之后还会被在门口地毯上睡觉的自己吓到 原来还可以在她的床上霸占枕头 现在这么做只会被弹下脑门

姑娘出门的时候 它也会盯着那窗口 盯着盯着 眼前却又浮现了抱着自己默默流泪的姑娘 算了 快冬天了 出去不好找食物 这样想着 它又闭上了眼睛 梦里 是它蹦上了姑娘的床 蜷在她的枕边 背后是姑娘平稳温热的呼吸 和她轻声呼唤着猫的名字 呢喃着要和它一直在一起

那天 它被一阵异响惊醒 姑娘从外面回来了 只不过这次不止她一个人 它久违地瞪圆了双眼 炸起了浑身的毛

卧在姑娘怀里的是一条狗

不要这样啦

姑娘蹲下身揉了揉它的脑瓜

其实 我是喜欢狗的

剩下的话 猫没太听清 过分热情的狗舔舔它以示友好 然而它只觉得身上湿漉漉的好不舒服

它厌恶犬科动物 不过这条狗有点不一样 因为他能让姑娘笑得很好看 姑娘从没对它笑得这么好看过 虽然他咬坏过姑娘的床单 踩脏过姑娘的原稿 为此挨了自己几挠 不过姑娘原谅了他 姑娘很喜欢他 那好吧 反正人类的事情也没必要我来管 于是它就继续窝在属于自己的小角落里

猫没有从窗口跳出去 它有尝试过 跳出去确实轻松 可是它却离不开 每当快要到了姑娘回家的时候 它就不由得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在门口小心地蹭干净自己的脚 然后再悄悄地蹦回去 还好还好 姑娘正忙着要和狗去散步 没发现自己晚了一点点出现在家里

猫在被抱回去之后有个习惯 在外扑捉到有挑战性的猎物就会得意洋洋的叼回去给姑娘看 姑娘也很给面子 会一脸惊喜地夸奖它厉害能干 今天 猫和一只飞到姑娘屋顶的极其狡猾的乌鸦征战了三个小时 终于一口咬住了乌鸦的咽喉 致其死地 虽然自己也挂了点小彩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只乌鸦的羽毛极其亮丽 它没伤到那羽翼一分一毫
它美滋滋地衔着乌鸦的脖颈 将战利品放到了地毯的边缘 既不会碍着姑娘回家 也能让她能看到自己的杰作 它心满意足地窝在自己的小窝里 想象着姑娘遛狗回来惊喜的面容 沉入了梦乡

姑娘确实有惊到 不过也只有惊 因为当她注意到的时候 已是满地狼藉 没有亮丽的羽毛 没有完整洁净的尸体 只有一地的黑色羽毛 破碎 沾满灰尘 姑娘拿出扫把整理了地面 她知道这是猫带回来的战利品 也知道这是狗贪玩搞的鬼 她不知道的 是 那羽毛原先黑亮黑亮 和她笑起来时眼睛中的光芒一般

猫趴在窗台上睡着午觉 姑娘带着狗出去散步了 它已经习惯了家中的安静
嘿 你看到了吗 不远处有些野猫在交头接耳
那边窗台上那只猫 原来还挺傲气的 还瞧不起家猫 你看看现在 不还是让人类给驯服了
切 就是假清高 让人给撸舒服了 人家都养狗了还恬不知耻在人家家里赖着不走呢 人家就是不好意思把它扔出去 怎么一点猫的尊严都没有呢
就是的 一看那人类就没心养它就是图一时新鲜 可能还觉得自己怪有爱心的呢

猫的耳朵背了过去 忽地睁开了眼睛 一双灿金的眸子之中含着一柄锐利的剑
喂 小子 说话注意点 还在八卦的野猫一转头 发现他们口中的主角正站在他们面前冷冷地瞪着他们

你说谁是图一时新鲜呢

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猫的眼睛受了点伤 脚也有些瘸 被姑娘喂的油光锃亮的毛皮也沾上了血污 灰蒙蒙脏兮兮的 但是它把那几个碎嘴的东西们一个不留全部都驱逐出去 并让他们再也不敢回到这片区域了 也算是全面胜利
勉强跳回屋里之后 姑娘被它吓了一跳 一边帮它包扎伤口一边嗔怪它 怎么和别的猫打架呢 猫张了张嘴 最终却一声都没有出

没什么 只是教训了几个看着不爽的家伙罢了

猫已经明白了 不是家猫意志力薄弱 而是归属这个字眼太过温暖 没有体会过是不会理解这个字的温度的 只有拥有过才知道 原来自己在那么冷那么冷的地方 原来还有这么好这么好的人类

猫只想在这个家里 和这个姑娘一起 度过每一个今天

【All齐向】灾难满咲的律师事务所

如题所示,all齐向律师paro设定 人物都是20+的社会人 就突然很想看当律师的楠雄,感觉超性感超帅超想%^$#*($!# 咳…总之我这脑子也写不出什么像样的案子 大家就凑合看看…有点致敬李狗嗨和逆转?只要不抹黑就可以(瘫
虽然我语言组织能力还是希望大家能明白我在说啥的…如果能看得开心那就更好了 以上能接受的就请继续阅读吧w

伪宿敌设定:检察官 旬江柊羽(persuation的日语反过来…)

主要人物:
齐木楠雄 鸟束零太 相卜命 明智透真
鸟束也是律师小命也是律师然而这家事务所基本都是靠楠雄撑着(原因显而易见

齐木楠雄是个律师 现在隶属于psychiker’s事务所
他的胜率很一般 不是全胜 但是所有人得到的判决都是最正当的
齐木:毕竟这样才最不会暴露我也不会让我良心上过不去

鸟束只接来自女性的委托 为此被坑了不少次 胜率更是emmmm……
鸟束:哈?!我才不要接臭男人的委托呢!
齐木:问题是脑子正常的女性也不会找你来辩护吧
不过实在输到快丢了饭碗的时候会接凶杀案来保命,毕竟能从幽灵情报网知道谁是真凶
齐木:威胁到事务所声誉的人一律死刑(亮手刀
鸟束:等等啊师傅?!这条怎么看都是只针对我一个人的吧?!

小命仗着自己能预知只接能胜诉的案子 但是在楠雄的威逼利诱之下在胜率快要超神的时候会连败
小命:要不是楠雄我还能胜诉的…
齐木:你能不能低调点

事务所的幻之第四人(不是) 明智透真 虽然不在这个事务所工作,但是也算是这事务所的救世主 然而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很微妙 尤其是小命和鸟束 楠雄主要是嫌他贫
齐木:每次他一站上证人台我都有一种辩护人不是我的感觉

燃堂是矢张一样的存在…
齐木:……你怎么又让人栽赃了
燃堂:哦?我只是看这个大叔背上插着刀倒在地上就帮他拔出来了
齐木:………算了就让他有罪吧 毕竟无知确实是罪

法庭之中仿佛充斥着可燃气体,连旁听席的听众都不敢出一口大气,生怕引爆这剑拔弩张的庭审。这时,检察官将手里的材料甩到了桌面上,这本来不大的声响却惊动了所有人的心。“……太不像话了。”他双手撑在桌面上,怒视着对面那位依旧波澜不惊的粉发律师,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语句。“你是说,这名被告人跑进被害人家里,看到这骇人的一幕之后第一反应是把他身上的刀拔出来?这就是凶器上附着着他指纹的原因?!”他顾不上形象直直地指着坐在被告人位置上的傻大个,看来光是说还不足以表达他心中的凌乱。“哦?我只是看他背上插着刀感觉很危险就帮他拔出来了啊。说起来这儿人真多啊,那坐在中间的老头儿怎么看起来不太开心呢,老爷子得开心点才能长寿啊,哦。”……你看,这个笨蛋都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什么境地呢,你觉得这样的白痴可能去杀人么。

齐木暗暗叹了口气,平复了一下一瞬想要放弃辩护的自己的心,推了推鼻梁上绿色的镜片平静地直视着有些气急败坏的旬江佟羽检察官开口——但也只是开口——道:“相信我,我十分理解您的心情,但事实确实如此,他所做的只是进入被害人的家中将凶器从其背后取出,如果一定要说这位被告人有罪的话,那他的罪名也只是无知,而不是谋杀。”“你以为这种幼稚的说辞能在法庭上说通么?被害人曾多次坑蒙拐骗这名被告人,诈取金额数万元,今天被告人就是为了去威吓—失礼,是去向被害人讨债,然而进了被害人家后不久就双手沾满鲜血,冲上街道拉住路人大喊叫急救车…”检方轻轻摇摇头,“无论是从逻辑上还是从客观证据上来说,他的罪行都是无可非议的。”

齐木并没有打断他的陈述,其实在刚刚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他也是想拒绝的,因为负责这个案件的是旬江检察官,他经手的案件之中就没有被告人能免于被定罪,赢了他的话会很显眼。而且…被告人就是他的高中同学,燃堂力。实在是太麻烦了……今天明明是败诉天的,胜了的话我的个人胜率就有点突出了。

基于以上的种种因素,齐木接下了这件案子。

……算了,就当是为事务所做个宣传吧,毕竟还有个人渣一直在拉低事务所的胜率。而且…这桩命案也确实不是他做的,最开始偷偷碰了下凶器我就立刻知道了真凶是谁,不只是凶手,还有作案过程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像小电影一般从眼前掠过,现在简直有种在玩不能快进的《xx裁判》的心情。“辩护律师?如果没有反论的话我就要下达判决书了?请问你还有没有要反驳的?”法官的小木槌看起来已经要迫不及待落下来了呢,这可不是核桃啊法官你不用那么跃跃欲试的。

啧…说起来他怎么这么慢…虽说拜托他不是我本愿,但是以他的能力不该这么慢的啊,再不来我都没法延长这一边倒的审理了。齐木皱了皱眉头,他虽然不介意等待,但是在审理之中分秒必争,尤其是今天这一场。

旬江看着沉默不语的齐木稍稍冷静下来一些,然后心中开始嘀咕起来。真是的…这种真相显而易见的案件居然还坚持无罪,这个姓齐木的律师到底在想什么呢,要是我的话就主张过失杀人罪减轻刑罚了,嘛…反正有疑点的证物只有那份指纹报告书…不说出来谁也不会去在乎这份可有可无的证物的。

原本默默听着检方主张的齐木此时微微挑眉,绿色的镜片都闪烁着冷清的光。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面向法官提出了请求:“法官大人,我想以一号证据品…也就是本案的凶器向检方提出讯问。”“许可。”“十分感谢。”齐木推了推眼镜,从证物堆中拎出了一个塑胶袋,里面装的是尖端沾着暗红色血迹的匕首。“检方断定被告人有罪的根本证据是这把附着了被告人指纹的凶器,然而从证据品的样子来看并不能明显看到指纹,我请求检方提供更清晰的指纹资料。”“反对!这份证物的警方附属说明已经能证明指纹属于被告人,更进一步对证物进行论证只是在浪费审理的时间。”被突然刺中纰漏的旬江检察官吃了一惊,虽然他试图挣扎着避免走上未知的审判走向,然而这只是徒劳,齐木楠雄并不会放过这个突破口。

“反对,我认为仅凭这一份证物不足以说明现场的情况,这是关乎我委托人声誉和清白的问题,我认为有必要对任何一份证物进行充分的审理。”“反对有效,请检方提供更加详细的指纹解析。”终于,法官的决断还是让齐木暗暗在心中叫了声好,随后停止了对法官脑内持续循环“公平公正以人为本”的声音。“……我明白了。”检察官顿了顿,从资料的小山之中抽出了一张纸。这是将粘在匕首柄上的指纹显型出来的图片。看到这张图之后,齐木紧闭的嘴角才终于上扬了一些。什么嘛…这才终于有了点xx裁判的味道吗。

这时,胸前的口袋里传来一阵震动,是信息。不过他没有打开,因为他知道,这是那个人带来的捷报。哎呀哎呀…默不作声都快让人家打到家里来了,终于能开始反击了么。齐木紧了紧领带,缓缓走出座位,直视着旬江检察官,一步一步向他靠近,最终停在了法庭的正中央。什…什么嘛…怎么了…?怎么好像感觉都不一样了…这种莫名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旬江检察官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好了…”齐木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就让我开始正式的讯问吧。”

TBC

踩着生日的尾巴发上来!!请大家就当这是一篇贺文吧我真的尽力了Orz

Requiem

有人影站在我的床前
那是黑色的 瘦长的人影 它没有头颅 没有腿脚 也没有手臂 它也没有身躯 支撑它立在我床前的只是一只衣架
嗯?你说这不是人影 只是我的大衣在黑夜之中的阴影?
也许是这样吧
但是谁规定了人影就一定是人所拥有的影子呢

世上有太多的非人之物拥有“人影”
然而真正的人类 却不一定了
有些人 没有人影 却像人一样行走于人世
有些物 拥有人影 却像物一样隐匿于人世
身处人声鼎沸的街道上
你有自信分辨出哪些是人 哪些是非人之物么?

如若不能 恭喜你 你我都只是迷惘的探路者
如若可以
那么
我向您发问
站在我床前的
究竟是人?还是非人之物?抑或是——
我所服下的药物使我产生的幻觉?

黑色的瘦长人影
如果您是来领取我的灵魂的死神
那么请容我先向您致歉
也许您见过无数向您微笑的 即将消逝的生命之火
我大概
是他们之中笑得最为廉价的吧

Farewell my love.
Farewell my live.
Farewell.The world that I love so much never loved me.
There's no heaven for me.
We shall never meet again.

夜幕上的星辰不会因我而失去一点光亮
人声依旧鼎沸
不知名的远方
火星灭却了光热
没有余烟 没有味道
就好像从未燃起一样
无声无息
无影无踪

啊啊——
我好像
终于看到了
温暖的 耀眼的白光
这是我在世时
从未体会过的愉悦与感动
我终于
从名为我的牢笼之中
——永远的解脱了

我有毒 我中毒颇深 少爷玩废话革命的时候说了一句 以后我要是再玩csgo也还这么蹦跶着走就出事了 这是在给我一个盼头嘛?!这是在给我一个盼头吧!请一定要再回归csgo啊QAQ有个辣鸡K现在一直在玩csgo 你们可以一起套路一起毒瘤啊QAQ我真的好怀念你们一起玩耍的时候啊QAQ

万岁 黑哥这么喜欢2B 我也超喜欢2B啊 妹子简直是理想型 早早把头像设成了2B的我开心到炸裂 好想入四公主迎娶2B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是不是让大家久等了的211粗略总结,长截图lof总是糊…所以多截了几次…大概是因为我太蠢不知道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吧_(:_」∠)_如果有更好的意见请戳我TAT
咳咳…然后这次也只是总结了一些我认为比较重要的地方,有很多搞笑的地方我没有翻,还请大家耐心等待熟肉自己去体会笑点w

新的生肉210内容总结…不行这一话剧情实在是太劲爆了简直是核弹!!!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就决定报社给大家看…说好的搞笑漫画呢!!!我现在只想呼唤空助!!
新转来的转校生名叫明智透真,原名明日视透真,现在跟了母姓,是一个极度的话痨(这一话因为他的出现字数几乎能达到一篇小说的标准,虽然全都是废话)。话痨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有一说一,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基本上就是高配版燃堂…
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能看穿一切事物本质的超能力者(能力设定像文豪野犬里的乱步)。十年前和楠雄是同一所小学,并在那时怀疑认证了楠雄的超能力者身份,随后楠雄从原小学转走(大概也是因为他的存在)。现在他转入了PK学院(这是巧合,他自己还说在这里遇到楠雄吓了他一跳),在食堂里通过各种细小细节瞬间推理并说出了亚莲的原小混混身份之后,马上就转头又揭露了楠雄的超能力者身份。(虽然他这里用的是疑问句,但是他本人基本上是十分肯定的)
这个人因为十年前目睹过楠雄的某一件特别让他印象深刻的场面(当时楠雄在和一群小朋友们玩耍,可能是用了什么超能力,我只想到了由于给小朋友疗伤而把世界改变成“轻伤是很容易好的”的设定的那一次)所以一直对楠雄念念不忘,现在对楠雄的称呼还是“楠雄君”。
关于楠雄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想起来这个人,这个地方我有点拿不准…就是楠雄对突然涌入头脑的记忆是这么描述的:…刚才的影像是怎么回事…是他的记忆涌进来了么?还是说……
我不想想太深…这个记忆是被楠雄自己给封印了还是说有明智有记忆操纵的能力…当然这是我乱说的!!乱!!说!!的!!我不能再想了不然这一周都过不好了TAT
由于我太过动摇…有可能看漏什么地方…有错误欢迎来和我探讨!!!我真希望我看的都是错的!!!!楠雄这次真的遇到对手了QAQ!明智你一定要是迷弟一定要是迷弟一定要是迷弟……………